新闻中心
主页 > 新闻中心 >

19年后胶带上的两小块掌纹揭开真相

发布日期:2021-05-27 01:35   来源:未知   阅读:

  常常有人说,把问题交给时间,让时间证明一切。然而,浙江宁波刑警用事实证明,战胜一切的是无悔的铮铮誓言、朴素的爱民情怀和永不放弃的奋斗精神。

  19年前,有人在宁波市鄞县(现为鄞州区)东吴镇三溪浦水库发现一具被堵嘴、蒙眼、绑脚的尸体漂浮在岸边。民警迅速赶到,发现死者身上还被绑着编织袋,里面装满了石块。经过称重,共计39.7公斤。更让人极其气愤的是,经法医检验,死者为生前溺水窒息死亡。

  破案擒凶,这是社会公众最迫切的愿望。尽管线索几度中断,迷雾重重,宁波刑警坚韧不拔,历时19年,让正义的脚步越来越近。“云剑-2020”行动犹如一个加速器,推动这起案件出现转机。今年7月,两小块并不起眼的掌纹揭开了真相。

  33岁的鲁某是在杭州市江干区使用私家车载客的“黑车”司机。2001年3月25日中午,他接了一个电话后匆匆驾车出门。之后,他两天未归,其妻子报了警。同年3月28日下午,鲁某的尸体在宁波市东吴镇三溪浦水库被发现。

  鄞县警方迅速赶到现场,发现在离水库岸边两三米远的地方漂浮着一具尸体。出现场的法医是庞宏兵,当时29岁。他接到指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六点钟。天黑得早,庞宏兵清楚地记得现场亮着灯。他看见死者面朝下漂浮在水里。庞宏兵二话没说,直接就蹚进冰冷的水里把尸体拉到了岸边。

  死者的双脚被人用麻绳和胶带绑住,眼睛被蒙,嘴被堵住,身上还绑着装满石块的双层编织袋。死者脚被胶带缠了一圈又一圈,犯罪嫌疑人整整用完了一卷,胶带纸筒还连在上面。由于长时间浸泡,要找到些许痕迹恐怕比登天还难。然而,刑侦大队的几名侦查员没有轻易放弃,大家一起动手,小心翼翼将纠缠粘连在一起的胶带一点点剥开。那时候,侦查员项斌只有25岁,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他回忆说:“我们一共有三四个人,干了四五天。有的地方粘得特别结实。我们心里很急,可是手上又要很轻很慢,眼睛用力盯着,酸得流泪。”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侦查员从胶带黏面上提取到一枚指纹和一些零碎的掌纹。经过确认,这枚指纹和两小块掌纹具有一定的鉴定价值。

  与此同时,另一路侦查员经过调查,确定了死者鲁某的身份。他驾驶的是黑色桑塔纳轿车,这辆车购置于1999年。他妻子说,他离开家时接到过一个电话。侦查员追查到鲁某接到的那个电话是在一个酒店打的,但是酒店的服务员只记得打电话的是个男的。

  “虽然没有其他信息,但是我们手里有指纹。”现任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副局长严丰达当时是一名侦查员,他说,“那时候,我们都认为在这样的案子里,指纹是行凶者留下的可能性最大。”

  死者的尸体找到了,身上的财物没有了,很可能被犯罪嫌疑人劫走了,那么车又在哪里呢?

  2002年9月底,经过专案组的不懈努力,在宁波市北仑区的一家商行发现了鲁某被抢的桑塔纳轿车。商行老板说,2001年3月,一名男子把车开到商行典当,并提交了车辆行驶证、车主身份证、车辆购置附加费缴费凭证等,第一次当了,约好一个月来取,结果过了一个星期就把车提走了。又过一个星期再次来当车,之后一直没有取走。老板发现这辆车是套牌,所有手续都是假的。他描述当车男子30多岁,身高一米七左右,中等身材,操北仑口音,相貌与假身份证上一样。

  民警对桑塔纳轿车进行了非常仔细的勘查,但是由于距案发已一年半,多人接触过这辆车,所以没有发现任何与案件相关的信息。

  重中之重仍是指纹。随着指纹技术的发展和各地指纹库的建设,宁波警方没有停止过指纹比对工作,但一直没有比中。

  严丰达说:“这些年来,只要听说哪里发生了出租车抢劫案,就会跟鲁某被杀的这起案件放在一起比较研判。近几年来,各项技术快速发展,虽然考虑到犯罪嫌疑人提供的假身份证上照片可能不是本人,并且照片不太清晰,但我们还是利用新技术进行过多次查找比对。”

  一边是岁月流逝,一边是从不言弃。2018年,案件终于出现一条新线索——从胶带上提取的指纹与一名杭州女子比中。宁波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彭锴立即组织宁波市、鄞州区两级刑侦部门开展调查和研判工作。

  鄞州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周灵军说:“我们想,也不排除这名女子与他人共同作案的可能。为了查清这名女子在案发前后的密切接触者,以及是否与被害人鲁某存在关联,我们下了很大功夫。”案发时周灵军只有24岁,当时是重案中队的一名侦查员。可以说,这起案件的侦破经历贯穿着他整个刑警生涯。

  周灵军带领刑侦大队重案中队中队长袁兴等人奔波在杭州和宁波两地之间,最终查明案发时这名女子在杭州经营一家文具店,这家文具店出售过捆绑被害人的同种类胶带。但是他们没有发现这名女子与被害人鲁某存在任何关联。凭着多年的办案经验,彭锴告诉记者:“我们查得特别仔细,但是越查越觉得这个女的不像参与了案件。办案件的时候最怕的就是方向错了,从那枚指纹提取的位置看,有九成的可能性是犯罪嫌疑人所留,但是有时候就是那么凑巧,偏偏这枚指纹就不是犯罪嫌疑人的。”

  这条线索至关重要,为了将它核准,宁波市、鄞州区两级刑侦部门围绕这名女性的生活经历、社交关系、经济来往、活动轨迹等开展了深入调查,经过多次研判,最终排除其作案可能。这枚指纹很有可能是她在售出胶带之前粘上去的。

  寄予厚望的指纹一下子失去了价值和意义,参战民警像是失去了一件珍藏很久的宝物,心里空落落的。

  “云剑-2020”行动开始后,公安部将这起案件定为督办案件。在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的指导下,宁波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鄞州分局刑侦大队成立攻坚队,再次对这起案件发起挑战。按照“一案一档”、所有案卷和物证全部理清的原则,民警将相关物证进行梳理,其间,两小块掌纹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此前,因为有指纹排在前面,加上指纹库的建设规模远远超越于掌纹库,所以这两小块掌纹除了与嫌疑对象比对过,并没有进行过更多的处理。

  宁波、鄞州两地刑警立即将注意力放在这两小块掌纹上。鄞州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王海明在指掌纹比对方面颇有研究。他深知,19年前,为了从粘连在一起的胶带中剥离出这两小块掌纹,刑警队的几个男子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说:“这两小块掌纹的提取质量很高,十分清晰。”

  就全国来说,掌纹库的建设尚处于初期。宁波市的掌纹库样本也不算多,2020年7月初,王海明把这两小块掌纹录入进去后,很快,就跳出了几条相似度很高的信息。经过人工肉眼识别比对,他锁定了家住宁波市北仑区的男子林某。经过宁波市公安局技术员核对,准确无误。此时的林某生意做得很大,家境殷实。

  7月9日晚上,攻坚队在一酒店成功抓获林某。审讯中,林某避重就轻,矢口否认。攻坚队围绕林某的个人经历进行调查取证,发现其有多次骗车当车的经历。周灵军说:“真要感谢那些把基础工作做得扎扎实实的同行,当年的笔录非常详实,使我们找到了突破口。”原来,攻坚队在阅读有关林某的案卷时,发现有一个姓马的男子在2001年前后与他交往密切。

  7月14日,当审讯民警把马某的照片放在林某面前时,林某的脸色大变,很快交代了2001年3月25日,伙同在赌场认识的马某、张某一起,将“黑车”司机鲁某骗至宁波后,对其进行捆绑、并沉入东吴镇三溪浦水库的作案经过。

  宁波鄞州东吴镇三溪浦水库抢劫杀人案的成功告破,是公安科技发展的成果,更是公安民警对生命至上、人民至上的忠诚诠释。